分類: 科技與反烏托邦

從香港反蒙面法看極權下的隱私攻防

人臉辨識的最佳練兵場:中國 如果你說泛用的 AI 科技,或許這個世界上最先進的是美國,但如果把領域縮小到電腦視覺、甚至人臉辨識這個領域,搞不好中國還更勝一籌。 政府的「剛需」 有需求,才有利益促使科技...

「被」數據主義的人類

《人類三部曲》這系列書籍非常有名,他總結了人類發展的概況,並給出了對這個世界足夠完整的描述;但也有一些人批評是一些陳腔爛調、老掉牙且沒有解法的論述,並且有些新的觀點也不完全正確。 我個人則是對其中「數...

演算法的偏見與歧視如何形成

演算法為何會有缺陷 有人發現,某些演算法在還不夠準確的時候,會傾向利用「現實中的偏差」讓結果更接近目標,而這個小聰明會在無意中「放大」了原本真實世界的歧視。 這種技巧就類似於我們發現老師喜歡在選擇題放...

平台不是媒體?談抖音CEO張一鳴的詭辯

2016年12月14日,《財經》雜誌向張一鳴拋出一個問題:「今日頭條有沒有價值觀?」 張一鳴回覆說:「媒體是要有價值觀的,它要教育人、輸出主張,這個我們不提倡。因為我們不是媒體。」張一鳴核心的觀點就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