脆弱的高效率實例:欺騙 Google 地圖

connor

在寫完《從武漢肺炎看日本社會系統「脆弱的高效率」》之後沒多久,馬上就看到這一篇報導:

利用99部智慧型手機與一台推車,一個人就能成功讓Google Maps上即時路況「一片紅」塞爆

https://i0.wp.com/assets.matters.news/embed/9594542e-8e17-404e-9699-9b6b859d3ec9.jpeg?ssl=1

這個計畫或許只是好玩,但也讓大家看到如果高效率的自動化科技被用在惡意行為,其實後果可以很可怕。

想像有人假造塞車的地圖,讓所有人都改道而行,然後在原本沒人會經過的路段設置好大規模殺傷性武器...

或者是反過來,誘導大家避開那個路段之後,在那個地方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...

當然,這種可怕的結果必須滿足很多條件下才會成真,最重要的是:

  • 高度自動化:大部分人都遵循自動系統(地圖應用)行動,而非自身經驗判斷
  • 高度中心化:大部分人都只用同一個平台,因此風險上升

才會有人願意經過縝密的規劃去實行,或是自然發生災難的成功機率才夠高

但不論如何,技術上的確將人類社會暴露在更高度的危險之中。


抵抗脆弱?

高效率自動化一旦普及,基本上無法回頭,因為享受了太多方便的好處,直到爆炸的那一天大家才會發現,但那時候已經太晚了。

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回頭,只是需要人類的集體智慧跟資本主義的集權技術力比賽,如果人類先被機械化,那麼人類很可能就會提早退出歷史;反之如果人類可以「活得更像人類」,那或許還有機會存活久一點。

目前我想到幾個可以抵抗「脆弱」的特性,剛好就是上面兩點的相反:

  • 去中心化:雞蛋不放在同個籃子,風險就低
  • 去效率化:聽起來不直覺,比如犧牲效率換到「手工」的服務品質,以至於更人性化、更客製化,享受「慢」的感覺,這樣的話就並非多數人都追求高效率了

要做到這些,必須得從關心與反思開始,否則就沒有誘因去效率化;如果活得像機器一般,只注重單一效率而失去多樣性之後,整個系統自然會快速走向毀滅

推薦閱讀

《The Shallows: What the Internet Is Doing to Our Brains》

但其實我只看了介紹而已,如果你覺得這本書不好也可以分享讀書心得。


最後以麥克盧漢的這句話作為結束:

我們塑造了工具,然後工具塑造了我們。

相關文章:  從武漢肺炎看日本社會系統「脆弱的高效率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