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或許是「潤」年

2023年末,日本選出了代表字「稅」,用來代表日本人民對政府財政上的不安、以及加稅的擔憂。

而全世界在疫情後的焦慮,並沒有跟著減少:烏俄戰爭仍然沒有結束的跡象、「大難民時代」也在惡化當中、與此同時歐盟各國對移民的反對聲浪也越來越高,逼迫法國等政府越來越趨向保守、美國科技巨頭從 2023 開始的裁員計畫仍然在持續(也因此全世界軟體職缺都不好過)、中國與香港的經濟與政治使得許多人拼命想要離開自己的家鄉。

從我的視角來看,2023 年全世界蔓延著一股「潤」的氛圍。

恰巧就在最近,當我看到台灣的立法院長人選出爐的時候,雖然理智上知道他代表的是整個黨團,但腦中仍然無法避免去想像:「啊!那是一個會用膝蓋走路的立法院長。」

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嗎?或許也還好,台灣並不會因此而滅亡、明天醒來大家還是要繼續上班、面對這個殘酷的現實;但也不知道怎麼地,雖然我人在日本,卻直覺地出現了「潤」這個字;如果另一個世界的我還在台灣工作,可能會一時興起、馬上打開 LinkedIn 聯絡一堆海外獵頭也說不定。

而這個世界線的我在日本,日本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國家,有不知道何時會發生的超大地震、有幾乎每周都能收到警報的北韓飛彈威脅、有中國的恐嚇(雖然許多日本人以為兩岸戰爭不會影響日本),但即便如此,我很難從日本人身上感受到想要「潤」的氛圍。


橫濱橋商店街附近,2024-01-27

以前總是聽別人嫌,軟體工程師有美國、中國、新加坡那麼好的條件,為什麼要選日本?薪資比不上、稅還更重。

然而,日本這個國家本來就不傾向裁員,更不會像美國科技巨頭,在經濟好的時候超額雇用;再加上美國科技業大幅裁員、中國與新加坡狀況也不好的情況下,日本甚至還反過來成為一部分海外軟體工程師的「避風港」,有更多人想要「潤」進來(但實際上受到語言隔閡與較低的薪資影響,真正能進來的也只是在這其中的又一小部分)。

風水輪流轉,只是 21 世紀的風水又轉得特別快,因此我們都很難預測,會不會幾年後自己又身在另一個國家,或者自己所在的國家能不能過得好。

有人用壓抑、認命、愛國、民族性、重視群體等詞彙來形容日本人,但他們並非感受不到焦慮,而是用認真過生活來回應這個世界。縱使有再多的擔憂與不滿,也不能阻擋我們認真過好每一天,這也是我在這裡生活幾年之後,從這個社會體會到最稀鬆平常,卻也很深刻的感受。

黃金町大岡川河濱街道,2024-01-27

但願大家都好。

相關文章:  昭和紀念公園。東京蚤之市。五個為什麼 11/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