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ier:台灣睽違 23 年之後在日本上市的公司

connor

利申:這是我的前東家,因此我持有少量員工配股,不過已經離職一陣子,因此我的工作經驗已經過時,多半是由外部提供的資訊判斷,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只是個人作為散戶的觀察與分享。

Appier 上市這件事情雖然有新聞報導,但似乎在海外工作以及新創圈的人比較有熱度,對國內來說可能就是一條小新聞,不過我認為還是具有指標意義,自己的股票當然要自己花時間分析。

在上市以來這幾天發現,有很多員工包含我自己都不清楚日本這個市場、也沒有投資經驗,當然也不會知道從投資角度該怎麼看待,因此把我自己的觀察寫一下。另外也可以看一下數位時代的 infograph


為何上市?

很多人會說一間公司就是缺錢才要上市,但從財報就可以看出 Appier 暫時還不缺現金。當然,有了錢就可以做更多事情,像是擴張業務或招攬人才,但這部份沒有透漏更多細節,暫時無從猜測。

不過除了錢之外,我更同意官方的說法:「上市最主要是為了搶日本市佔以及知名度」,畢竟是營收比例最高的國家。

台灣人可能比較難理解為何上市對業務重要。日本是一個非常保守且講求「名聲」的國家,一個沒聽過名字的公司,對比一個上市的知名公司,兩者在業務上的合作意願一定會有潛在的差異。並且上市也需要符合監管與公開財務,這也會讓客戶更加放心、也更願意買下產品。

另外,對內也會提振士氣,讓裡面的員工更願意賣命、外面的人更想進去公司,簡單地說,人都崇尚知名度,如果要繼續擴大日本以及國際市場,這是不可避免要走的一步,但後面還有更多路要走。


散戶難以接觸的產品

我們對於「實感」的依賴性還是很重,台積電的晶片、蘋果的手機、臉書的塗鴉牆、亞馬遜的電商、任天堂的遊戲、統一的超商通路,這些都是日常生活的服務;而企業軟體像 Slack、Office 也都有便宜的個人版可供使用。

相對來說,Appier 業務的兩大屬性,一是大家比較熟悉的行銷與廣告,二是具有成長潛力的 AIaaS。但不管是哪一種軟體合約,一次可能動輒數十萬甚至上百萬,一般人根本摸不到、也看不到這些軟體服務。

我們只能看到行銷全解決方案都被 CrossX、AIQUA、AIDEAL、AIXON 四大產品給囊括了,這大概就是多數人能得知的部份。

既然碰不到,就不會知道業務怎麼談、賣點在哪裡、為什麼單要給 Appier 而不是其他公司。相較於 PLTR 尚且還有 demo day 的火力展示,Appier 目前多半只能從業績財報去觀察。


基本面的比較對象

Appier 剛上市的市值約兩千億日圓,並不是非常大的公司,但在東證 Mothers 新創板已經是偏大了,跟 Plaid 相比也的確是一開始市值就更高,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日本散戶一開始會擔心量體太大,怕這個市場沒有那麼多錢,接不了這麼「重」的盤。

日股類似的標的中,有兩間公司是我認為比較接近的業務。首先是 Marketing/Ads 這一塊,可以參考 4751 CyberAgent 下面的廣告業務;再來是 Data 相關的 SaaS 可以參考 4165 Plaid,他們也是 Mothers 剛上市幾個月的公司,但比較著重在 DX(數位轉型),也都是專攻企業大客戶。
之後當然可以從這些面向去比較財報,但也只是有個基本定錨而已,就算算出了各種基本面指標,也很難說現在的價格是過高或過低,尤其日本這個市場又跟台灣與美國非常不同,我自己也還在學習。


基本面並不差

不管是從帳上現金與存款充足、營收成長 24%、毛利 40%+,以及 SaaS 最重要的流失率(小於1%)來看,雖然不是如火箭般的成長,但也看得出未來預期的成長。

不過日本人非常不喜歡虧損的赤字企業,這跟歷史與長年投資經驗有關(以後有機會介紹),因此即使是這樣的財務數字,股價也沒能在第一時間一飛沖天。

我個人則覺得因為基本面還是不錯,長期發展性還是可以期待,另外就是日本人對台灣與 AI 的話題性接受度比較高,隨著這幾年散戶投資逐漸熱絡,未來成長的可能性還是有的。

很多人一定都跟我一樣,在工作的時候覺得公司有很多缺點可以抱怨,我相信 Appier 到現在也還有缺點;但開始投資之後,我就會用不同的角度去評估一間公司,不只是因為換了立場就換了腦袋,而是從財報以及業務基本面的角度去看,就會發現其他公司也未必能做得更好。

那些表面光鮮亮麗的公司,內部一定也有很多我們想像不到的問題需要處理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上市的財務揭露或許也有助於員工從外部理解公司的立場。


謹慎進場

Appier 上市才一週左右,每天都在上沖下洗,上下 20% 是家常便飯,我看過的個股當中也少有這樣的標的,連比特幣長期都沒有如此誇張,許多拿到股票的前同事們心情每天都在洗三溫暖,要進場的話請務必三思。

具體來說,我一開始對照 4165,認為上市應該要從兩倍開始起跳,結果前兩天就跌跌不休,甚至差點跌破公募發行價,而第三天與第四天都幾乎漲了 20%,第五天下跌,高低相差又幾乎是 20%,跟雲霄飛車沒兩樣。

不管怎樣,最後市場會給出一個價格,如果真的長期看好,建議仍然是分批大法,我很喜歡可以小額分批進場的標的,像是日本、台灣的零股,以及加密貨幣,因為它們很適合給長期看好的散戶分散風險並持有,前提是你非常確定長期看好且信仰充足。


「下一個台積電」的意義

相較於歐美的文化,台灣更需要自信,需要別人告訴自己我們很棒,或者是出現一個不會倒的護國神山,才有辦法堅持下去。

當然,這一點其實日本也是,日本人的神主牌與血統象徵意義現象,已經到了信仰級的程度。

但在投資與企業界,日本已經有很多巨型企業可供人膜拜;而在軟體業,雖然日本不是中美的對手,在我看來,也比落後不只一個世代的台灣好上不少。

我不知道其他人對於「下一個台積電」這個名號怎麼想,我當年聽到的時候覺得很可笑,還嗤之以鼻了很久,因為兩者根本無從比較,去追求那個名號怎麼想都很不務實。

但後來發現這個口號是有必要的,因為喊得出信仰、才能有股價與錢,人們才會去相信、給機會、然後投資。雖然我不喜歡,但人類社會就是這樣運作的。

因此對我來說「下一個台積電」是更信仰層面的東西:證明 made in taiwan 做得到。

即使以往台灣的軟體業不太行,但軟體人才卻是很優秀的,這一點無庸置疑,不管是歐美、日本、新加坡,各個國家都有台灣出走的軟體人才,出去的評價也都是有口皆碑。

或許 Appier 上市能夠讓往後台灣的新創拿到更多投資、前進到世界各國,又或者讓外商持續進來搶人才,而不是人才自己出國,這些比起 Appier 的股價,都是對社會長期更為務實的影響。

台灣也做得出能夠賣到全世界的軟體產品,這是市場給的肯定,而在這之後也不能只仰賴市場的名氣,更要持續做出成績,才能形成正向循環,上市對 Appier 來說,的確只是又一個開始而已。


原本只是想做個韭菜分析,不小心寫了太多,如果對日股投資有興趣也歡迎到我寄生的股癌 Telegram 群組一起來討論交流。

相關文章:  怎麼看樂天增資的新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