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武漢肺炎看日本社會系統「脆弱的高效率」

connor

一個發展成熟且沒有外界刺激的系統,反而相對脆弱,遇到意外就容易瞬間崩解。


生於憂患、死於安樂

這句名言大家都很熟悉,也很好理解,在進入主題之前可以當做一個過度簡化的切入點來看。一個沒有危機感、處處仰賴他人準備好的方便社會,一旦面臨突發狀況,反應就會特別慢。先回頭來看台灣,台灣就是一個危機感很重的國家,我們一出生從小就面對著中共的威脅:

軍事上,無數的飛彈恐嚇、國際上,各種外交的打壓、經濟上,金錢利益的誘惑與壓迫、資訊上,媒體的滲透、防疫上,從 SARS 到豬瘟、鼠瘟、環境上,境外霧霾空氣污染

可以舉的例子太多了,但也正因如此,遇到武漢肺炎,台灣可以果斷地做出附近亞洲國家都做不到的決策(大概只輸給獨裁國家北韓,不冤枉),不像日本韓國在農曆期間只能毫無抵抗地讓近百萬中國遊客入境。

如果選錯人,或許現在對中國的態度也會跟日韓差不多,這是另一個原因;不過你也可以說,正因為有這些威脅,這些年來台灣人才沒有選擇親中的領導人物。


對反烏托邦作品《PSYCO-PASS》的再理解

我在第一次看 PSYCO-PASS 這個作品的時候,認為它在探討對錯善惡,藉由把善惡交給極少數特殊人種決定,讓大家反思這樣的審判系統該存在嗎?什麼才是惡?這種中央集權不可質疑的審判,從根本上是否就是全能悖論?

第二次我覺得他在預言高科技集權的未來(目前最接近的是中國),就像黑鏡一樣的黑色幽默,將反烏托邦的議題發揮到極致。

而現在,我倒覺得其實更基本的想法是影射日本自身系統的問題。上面兩個當然也有,但只是科技進步自然會出現的副作用而已。

我認為這個作品在影射日本自身的什麼問題呢?


發展到極致的系統

在 PSYCO-PASS 劇中,全日本都仰賴 Sibyl 系統分配就學、決定工作、捕捉潛在罪犯,連穿衣服都只要按一個鈕就有全息投影,不管天氣如何,都有 AI 幫你決定穿搭。

你的人生都被安排得淋漓盡致,不需要擔心任何基本需求,所以有飯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,怎麼可能會沒飯吃,對吧?在這個狀況下,日本人民很可能根本不知道糧食來源在哪,自然也就沒人會在意糧食來源的可靠性與安全性。

高科技、自動化、高效率,造就一個「沒人在意」的系統,也就變成了最大漏洞,因為任何系統都不可能沒有漏洞,當前提(沒人有能力且有意願破壞糧倉)改變,系統就會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。

任何概念、存在或系統,只要可以觀測,就可以操縱、實驗,早晚都能夠被破解,因此鬼神最強的地方不是無所不能,而是不可觀測性,比如有人說牠們存在於更高的維度,所以人類永遠無法觀測。


太相信人性、相信系統、相信制度,缺乏懷疑

處處懷疑的社會無法運作,但缺乏懷疑的社會也很脆弱,就像溫室中的花朵,太過相信保護罩與虛構的生態系統,從不知道什麼是惡劣環境、不知道外面有病蟲害。

拿日本的超市舉例:

  • 自動結帳機可能不會有店員看著
  • 一人限拿一個的免費塑膠袋不會有人監視
  • 結帳並沒有統一管制出口,拿東西之後很輕易就能走旁邊的大門離開

當然,如果你真的做了違法的事情,監視器還是會拍,而且被發現可能也會被送警局,但這些前提都是建立在「大家幾乎都很守法」的情況下,因此如果有人計劃性地偷東西,我想一開始多半是不會被發現的。

超市只是一個小例子,畢竟一間超市就算倒了,對人們的生活也不致於有毀滅性的影響,但更大的社會事務呢?


冷漠與秩序 vs. 熱情與多管閒事

反正有人會處理,我什麼都不能做,不用管那些東西

這只是我從外表觀察出來的猜測,或許日本人不這樣想,但表現出來的的確是如此,也或許可能有什麼更深刻的原因,我還無法解釋。

這種「相信別人會做好,所以我別管太多」的個性也體現在很多地方,小則路人跌倒,日本人是看都不看一眼;大一點的跳軌自殺,日本人只用輕描淡寫的人身事故四個字,試圖忽略他的存在。

延伸閱讀:人命本來比甚麼都貴重,但日本人卻能這樣淡定看待電車的「人身事故」?

回到這次武漢肺炎疫情,日本人似乎非常相信政府說不用驚慌,就真的不擔心了。即使網路上傳得沸沸揚揚、對政府不滿、對中國不爽,回到街上的上班族仍然過半不戴口罩,繼續平靜地上班。

台灣人懷疑中共數字(講懷疑都是客氣,心中死亡數至少加兩個零)、甚至懷疑自己政府的辦事能力、懷疑其他台灣人的道德水準、懷疑任何看到的事情。

或許看起來很辛苦,但有懷疑就會提出問題、意見不同就會有交流,質疑政府才有監督的進步空間,只要是良性的想法,從防疫這點來說,正是最需要的。

話雖如此,我也不覺得台灣相對熱情的文化一定比較高尚,有時候是過猶不及。舉例來說,曾經遇到有個婦人在超市糾正我,買東西不應該先用手機查,他說因為網路都是假資訊,應該要問身邊的人,結果可想而知:我問了她也答不出來。這類愛管閒事、愛干擾你生活的人,在台灣可說是多到數不清。

冷漠與秩序、熱情與多管閒事,很多時候都只是一線之隔,這篇文章只是在描述我覺得台灣人不容易理解的現象,還有背後的隱憂,至於這樣的文化會造成什麼結果,也只能留給歷史判斷。

這是一種矛盾的心情:我既覺得日本社會隱藏著巨大的風險,但又希望這個國家的人民可以平安無事地打我臉。但即使這次能平安度過,我還是不禁想問:下次能嗎?


無名的怪物

有沒有可能,有一天人們不知道車子為什麼會動、用什麼能源,就有方便的交通?

有沒有可能,有一天人們不知道食物是怎麼生產的,以為水龍頭的水就是接雨水?

有沒有可能,有一天人們不知道什麼是 AI 機器人,只知道有一個人種,好像思考模式跟人類不太一樣?

當我們失去了最基礎的理解與控制,生活的環境就像是一個架空的溫室,既完美又脆弱,時間就彷彿靜止一般,只等待有人摧毀的那一天。

《PSYCO-PASS》ED1: 無名的怪物(youtube)

何も見えないの什麼都看不見嗎
ほらみて こんなに大きくなったの吶妳瞧 明明已經變得如此巨大了
。。。
共に行こう 名前のない怪物同行吧 無名的怪物

歌詞是抽象的,每個人可以用自己的經驗去解讀,像《PSYCO-PASS》這首片尾的歌詞我就有兩種解釋方式。

  • 從日本動漫文化的直觀想法來看,這裡的怪物可以是反烏托邦下單純的人性描寫,因為善惡道德越來越難判斷,所以我們都可能是怪物。
  • 但從巨觀來看,這也可以是反烏托邦下整個社會系統的描寫:亦即在建構高度文明的同時,人類同時也在構築一個龐大的怪物,這個體系具有先進的規模性、系統性、效率性,但也正因為如此,它隨時可以對整個社會造成不可回復的毀滅性傷害。

註:「脆弱的高效率」來自《反脆弱》這本書,這是我寫完全文之後才去查的資料,希望有人可以跟我討論。

相關文章:  再用暴雪事件,談防衛性提供個資的重要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