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像其他的程式工作,相對較能預期結果產出

有 spec、有類似的 implementation

只要有線性的倍數時間能夠加班 debug,總是有 workaround 可以解決


資料分析是一種研究

你甚至不知道問題在哪裡

可能試了一百種方法都沒有用

只因為你還沒找到問題的關鍵

是 input data 太髒?

(你以為有人幫你清測資?現實中不要摻太多假資料就不錯了)

還是 feature 沒有做好前處理?

(你甚至不知道要怎樣處理才對)

整個核心價值在於「尋找問題」、「定義問題」而非「實作」


研究需要鉅額成本

就像科學總是耗費極大量人力研究,才能突破一點前緣

新創必須同時兼顧短期 KPI 與長期技術影響力

要怎麼在中間取捨,是個大哉問

read more

整個世界都是KPI:(2) 越是有價值的事情,就越應該從頭思考 KPI

五 12 6月 2015 by leafwind

整個國家從上到下都愛看表面數字

既然政府機關需要跟人民交代績效

人民愛看什麼,政府就會往哪邊去靠攏

就跟股東愛看什麼,企業就會往那邊去靠攏一樣

在台灣,越有價值、有意義的事情,通常與錢相去越遠

短視近利、貪小便宜,是長久以來的陋習

這是工業、甚至農業社會思維的遺毒,想法仍然停留在成本與報酬呈「線性」的思考模式

明明我們的生活水準早就不需要擔心下一餐,甚至多年後的每一餐

但人們仍然不願意付出短暫的虧損以獲取長期的獲利

「只要現在有賺就好」、「只要我有賺就好」的想法根深蒂固

read more

整個世界都是KPI:(1) 企業的KPI

五 12 6月 2015 by leafwind

年資往往是績效好壞的依據,養成整個社會倚老賣老的氛圍

個人對這種「熬過去就輪到你」的想法頗不以為然

憑什麼用年紀或到職順序決定一個人的價值?做得久不代表就會累積有用的經驗

這是台灣慣於人治的展現,人情跟關係遠大於貢獻,是整個社會的弊病

完全以績效考量的功利主義 KPI

KPI

然而整個組織都盡所有可能地量化績效,完全看數字論功行賞,就一定沒有副作用?

我們知道世界上有太多東西無法簡單有效地量化,或者說量化的成本太高

並且,KPI 是直接呈現「結果」的指標,所謂績效就是只問結果,不看過程

因此凡事只看 KPI(特別是短期的 KPI),容易落入結果論的窠臼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