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不夠又不找人,腦袋有問題嗎?

曾經我也覺得工程師不夠,多花錢找人做就好

公司又不是沒錢(好啦那時候可能沒有空間)

每天做這些事情,為什麼不請多一點 operation 人力來做?

我抱怨過。

直到有人跟我說:「你不覺得這就是發揮你價值的地方嗎?」

我想了想,還真的有些道理:


假設我可以把這些每天很繁瑣的問題,拆解成具有固定 SOP 的子問題

那程式去做不就好了,還需要請額外人力來處理嗎?

反之,如果這些問題其實不是那麼地 trivial

那請一些只會跟著 SOP 做,無法自己解決問題的人力

對我跟公司又有什麼幫助呢?

所謂的「人才」應該要一個打幾個?

後來我就常問自己一個問題:

我的工作是否可以

「輕易地分給 N 個人完成,其中每個人只要 1/N 份的薪水」?

如果答案是 YES 的話,那我的價值還剩下什麼呢?

換句話說,

只有當我做的事情用既有的 SOP 無法解決

市場上沒辦法簡單地找到好壓榨的替代人選 ...

read more

新創估值泡沫,那工程師呢?

二 23 2月 2016 by leafwind

還有很多新創,明明完全在燒錢,估值卻高得不合理

風險投資是要押寶在短期雖然賠本,長期會賺錢的公司

而近兩年 VC 也已經注意到,不再像之前那樣瘋狂燒錢

沒有獲利模式,只是一直調整估值,潮水退了就知道誰沒穿褲子

問題來了

如果說很多 startup 估值是泡沫

那依賴這些公司所創造的就業市場的軟體工程師呢?

矽谷的薪水與職缺毫無疑問是跟著這批風潮

而台灣雖然創業環境不夠成熟,也有部分這樣的現象

燒投資人的錢領高薪不是不可以

也不是一定要替公司做牛做馬才叫好員工

而是要有警覺到自己替公司、替這個產業所製造的價值,是否真的有符合拿到的報酬

如果只是在勢頭上 ...

read more

綠社盟:理想與現實

二 19 1月 2016 by leafwind

身為一個689s,大選完多少還沉浸在一些喜悅中

畢竟台灣第一次能翻轉立法院,著實不容易

前兩天對於綠社盟連補助款門檻都沒過,只覺有些可惜

今天看了綠社盟李根政與范雲的聲明

心裡浮現一種無力感

先節錄兩位召集人的聲明:


李:李根政辭任綠黨召集人聲明

選舉結果證明,南方的土味,謹慎低調成性的作風,進不了大眾媒體和鄉民的世界,對選舉更是不利。對「明星」欠缺信任是運動社群的文化,「政治代理人」、「草根民主」一直是綠黨的招牌價值,黨的組織文化,並不鼓勵創造政治明星,但是,矛盾的是要獲得媒體光環,還是需要政治明星,明星需要凸顯個人,不斷自我放大,被媒體放大。

綠社盟的外擴的能力有限,這次的選舉更驗證了只有進步社群(同溫層)的選票遠遠不足,做為「無力者」如何在扎根議題和社群的同時,爭取更多選人民認同和支持,強化轉化為選票的實力,會是一大挑戰。"

「錢」和「人才」是政黨發展的關鍵,更是連動的問題,在沒有政黨補助款下,如何籌措資源留下人才,累積經驗,開創新政治路線。


范 ...

read more

大人物辯論該有的格局

五 20 11月 2015 by leafwind

沒錯,身為一個受僱的主持人

在這個循環裡面你超強,所以你領很多錢,是因為市場經濟

但目前會賺錢的事情,跟長遠正確的事情,很多時候是衝突的

你有想過你原本有機會改變台灣觀眾的口味?

或是提昇整個台灣電視媒體產業?

我不知道,看起來你很樂於處在這個循環當中 (1)

相對美國及日韓流程的嚴謹,梗都是Set得很好的,反觀台灣節目就像是在打遊擊戰一樣都是臨場發揮,惡性循環之下就會造成反應快的主持人價碼水漲船高,而編劇就淪為可有可無的人。

馮光遠點出的事實就是台灣幕後人員長期不受重視,如此演藝圈惡質環境之下,台灣有才華的人根本也不會想走電視幕後工作,沒有人才願意投入的領域,又怎麼能期待台灣會好?

read more

整個世界都是KPI:(3) 資料工程師的 KPI 窘境

一 15 6月 2015 by leafwind

不像其他的程式工作,相對較能預期結果產出

有 spec、有類似的 implementation

只要有線性的倍數時間能夠加班 debug,總是有 workaround 可以解決


資料分析是一種研究

你甚至不知道問題在哪裡

可能試了一百種方法都沒有用

只因為你還沒找到問題的關鍵

是 input data 太髒?

(你以為有人幫你清測資?現實中不要摻太多假資料就不錯了)

還是 feature 沒有做好前處理?

(你甚至不知道要怎樣處理才對)

整個核心價值在於「尋找問題」、「定義問題」而非「實作」


研究需要鉅額成本

就像科學總是耗費極大量人力研究,才能突破一點前緣

新創必須同時兼顧短期 KPI 與長期技術影響力

要怎麼在中間取捨,是個大哉問

read more

整個世界都是KPI:(2) 越是有價值的事情,就越應該從頭思考 KPI

五 12 6月 2015 by leafwind

整個國家從上到下都愛看表面數字

既然政府機關需要跟人民交代績效

人民愛看什麼,政府就會往哪邊去靠攏

就跟股東愛看什麼,企業就會往那邊去靠攏一樣

在台灣,越有價值、有意義的事情,通常與錢相去越遠

短視近利、貪小便宜,是長久以來的陋習

這是工業、甚至農業社會思維的遺毒,想法仍然停留在成本與報酬呈「線性」的思考模式

明明我們的生活水準早就不需要擔心下一餐,甚至多年後的每一餐

但人們仍然不願意付出短暫的虧損以獲取長期的獲利

「只要現在有賺就好」、「只要我有賺就好」的想法根深蒂固

read more

整個世界都是KPI:(1) 企業的KPI

五 12 6月 2015 by leafwind

年資往往是績效好壞的依據,養成整個社會倚老賣老的氛圍

個人對這種「熬過去就輪到你」的想法頗不以為然

憑什麼用年紀或到職順序決定一個人的價值?做得久不代表就會累積有用的經驗

這是台灣慣於人治的展現,人情跟關係遠大於貢獻,是整個社會的弊病

完全以績效考量的功利主義 KPI

KPI

然而整個組織都盡所有可能地量化績效,完全看數字論功行賞,就一定沒有副作用?

我們知道世界上有太多東西無法簡單有效地量化,或者說量化的成本太高

並且,KPI 是直接呈現「結果」的指標,所謂績效就是只問結果,不看過程

因此凡事只看 KPI(特別是短期的 KPI),容易落入結果論的窠臼 read more

慣老闆跟沒競爭力的猴子

一 11 5月 2015 by leafwind

慣老闆之所以能夠普遍地存在臺灣社會

就是因為有大量同樣價值觀的勞力提供源源不絕的勞動力

其實慣老闆跟這類受雇者並沒有什麼差別

我想得到的就只是一個有錢,一個沒錢

read more

年輕人仇的不是富,是不公不義

日 16 11月 2014 by leafwind

每個年代有每個年代的故事,那個年代的財富就是那個年代的財富

如果你因為出生在二三十年以前,過著不同的人生、現在有不同等級的財富,那是命

我們出生在這個年代,就是沒辦法人人開心炒房、就是沒有辦法矇著眼睛買股票也會賺、

就是沒有竹科股票、勞健保就是會倒

這也是命

但如果郭台銘坐擁他擁有的政商關係與財產

卻每天上媒體替特定政黨喊話,試圖讓台灣停留在代工王國、阻礙台灣科技業的發展(註)

這我不能接受

如果政府為了選票考量,一次性的發放老人的慰問金與補貼

只是為了迎合短視近利的愚民,整個制度絲毫沒有改善(3)

這我也無法忍受

既然已經成為既得利益者,已經把後代的資源蠶食鯨吞

那就夠了吧,已經擁有太多了吧

以前的東西或許討不回來,但請不要再阻礙社會進步了

"比起貧富差距,階級不流通的問題嚴重多了" - 柯文哲

爸爸留給你什麼其實比較重要

read more